鲸吞楚国百万雄兵吴国曾经只差一步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独霸中国南方地区,号称“带甲百万”,是东周列国之中最早称王的国家。然而,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却在公元前6世纪后期被新兴的吴国迅速击败,楚军连败,吴国七战进入郢都,楚人几乎灭国。

  楚国与吴国交战的过程中,吴队从东方乘舟西上,沿淮水挺进,通过蔡国境内在淮水上游登陆,成功绕过了楚国重兵防守的方城,直抵汉水东岸,这种来自东方的突然袭击,彻底打乱了楚国的既定防御战略体系。

  楚国层慌乱之下,不得不出动汉水以南王都附近的军队应急对抗,这支军队长期以来多负责郢都附近的警卫工作,因而应变能力较差,而楚国精锐——申息之师(驻扎在南阳、信阳一带的北方边境军队)并未及时赶到,使得吴国在局部战场上占据了优势。

  吴国用兵神速,打的是快速突击战,而楚国的南部主力战略决策失误,并未充分利用楚国的山水地形扼守险要,削弱吴军兵锋,反而主动寻找吴军,因而导致被兵势正盛的吴军在柏举(湖北麻城)、清发(湖北安陆)、雍澨(今湖山县西南)等地连续击败,了江汉平原的控制权,最终导致楚都的。此时,楚国的边境防御力量其实并未全军覆没,只是因为吴军的快速斩首行动而反应迟缓,贻误了战机。

  另外,楚昭王逃进云梦泽中,然后转入随国。吴军追到随国,和昭王只隔着一座宫室,吴

  人要求随国交出昭王。但随人同楚一直友好,不愿交出,当时的随国背靠北方的楚国北境大军,吴国兵力难以与之决战,因而只能退兵,将控制区域限定在江汉平原,无法继续拓展战国。

  吴王阖闾在占领郢都之后即占有楚国宫室,,楚王妻妾宫女,而楚国国人的复国运动却在楚国故地全面掀开,吴军兵力不足,只能弹压叛乱而无力追剿楚军。

  两年后,楚人申包胥靠在秦宫墙上啼哭,七日七夜不断,换得秦派 500 辆兵车救楚,秦楚联军在沂地(今河南正阳县境)打败阖闾之弟夫概王,接着在军祥(今湖北随县)再败吴军。当年秋天在公壻之谿和麇地(今湖山县西南),再次打败吴军。

  在秦楚联军的兵势的不断之下,吴国外部局势日渐恶劣,吴军内部也出现了争夺的斗争。九月,曾经在柏举之战中立下大功的夫概王在兵败后无心恋战,对其兄的不满也日渐积蓄,遂提前率军回国夺取。当年,位于宁绍平原上的越国趁吴国大军在外之时,也抄从南方攻打太湖流域的吴国腹心之地。

  由此,吴国外有秦、越两家为敌,内有兄弟阋于墙,再加上楚国人复国运动风起云涌,最终让攻占楚都的吴国难收楚土。

  不得不感慨下,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楚国必定是家底殷实的大国,绝非轻而易举可以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