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知识:魏国之杰出太武帝拓跋焘的故事了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次年十月,又大举伐柔然。军至漠南(今),舍辎重,带十五日粮,轻骑渡漠击之。柔然部落大惊,绝迹北走。四年(公元427年),在与夏相持于长安之时,焘统兵十万乘虚伐夏都城统万(故址在今陕西横山县西),杀万余人,俘获夏王、公卿、将校及诸母、后妃、姊妹、宫人以万计,马三十余万匹,牛羊数千万头,府库珍宝不可胜计。第二年二月,又擒夏主赫连昌于安定(在今甘肃泾川县北)。神靡二年(公元429年),伐柔然。五月,焘率轻骑至溧水(在今西部)。柔然毫无准备,民畜遍野;见焘军至,惊怖散去。其主纥升盖可汗烧庐舍,绝迹西走。焘分军搜讨,东西五千里,南北三千里,俘斩甚众。柔然降者三十余万落,获军马百余万匹,畜产、车庐,弥漫山泽,约数百万。

  次年十一月,伐夏。焘先使赫连吕招降,不下,遂围于鹑觚原(故地在今甘肃灵台县境),断其水草数日。夏人马饥乏,下鹑觚原。焘军击之,大溃,死者万余人。夏新主平原王赫连定(公元428年,昌被俘,定即位)受重伤,单骑逃走。十二月,长安、临晋(今陕西大落县)、武功(属今陕西省)夏之守将皆走,关中悉为北魏所有。延和元年(公元432年)六月,伐北燕。七月,攻和龙(燕都城,故址在今辽宁朝阳市),不克而还。太延二年(公元436年)五月,灭北燕,占领辽河流域。五年(公元439年)六月,发兵平城,伐凉州(治所在今甘肃武威县)。九月,北凉哀王沮渠牧犍率其文武五千人降于魏。

  始于公元304年之北方十六国大乱,至此,统一于魏。魏统一北方之后,又连年出击柔然之和西域诸国。太平线年)九月,大破柔然,收民畜百余万。自是,柔然衰弱,不敢再犯。次年六月,焘闻宋将北伐,曾致书宋文帝,髙傲地:“来亦不迎,去亦不送。”七月,宋军相继占领硫礅、乐安,进而滑台。九月,焘统兵(号称百万)救滑台,宋军退走。焘军分五,乘胜追击。攻彭城,不克,攻盱眙,又不克,乃于十二月直抵长江北岸之瓜步。建康一片惊慌,纷纷准备南逃。焘南下之时,未带粮草,唯靠抢劫。及过淮,民多逃匿,抄掠无所得,缺草缺粮,人马饥乏。在此困难之时,焘一面伐苇为筏,声言渡江;一面馈送骆驼、名马于宋,“求和请婚”。宋亦以珍馐、异味作为回报。

  正平元年(公元451年)正月初一,北魏军沿江举火,虚张声势;初二,掠居民,焚庐舍而去。至盱眙,求酒于臧质(宋辅国将军),质封溲便与之。焘怒,肉搏登城,轮番进攻,坠而复升,莫有退者,死伤万计,尸与城平,攻三旬而未能克。是时军中多疫疾,又告宋军自海人淮。三月,焘退回平城。此次战争,双方损失惨重,北魏之士马死伤过半,焘威信大降。六月,中常侍爱因与太子有隙,太子给事中仇尼道盛、侍郎任平城有罪。焘杀道盛,太子忧死。后焘知太子无罪,甚悔之。爱惧诛己,于次年二月,杀焘。焘在位30年,死时45岁。三月,葬于云中金陵(在今和林格尔县)。谥曰太武,庙号世祖。拓跋焘如同其祖父拓跋珪(道武帝),是魏国之杰出。

  一、 知人善任。其用人原则是,唯才效所长,不论本末和种族。崔浩,汉族,才智过人,因而受到信任和重用,官至侍中。焘认为浩“才略之美,于今无比”。并要求浩“尽忠规谏,勿有所隐”。令尚书“凡军国大计,汝曹所不能决者,皆当咨浩,然后施行”。二、 亲临前线,同士卒共,每处危境,临危不惧,泰然处之。始光元年(公元424年)八月,在盛乐,被柔然围50余重,骑逼马首,相次如堵,将士大惧,而焘神色自若,众情始安。四年(公元427年)四月,在伐夏战斗中,焘马厭而坠。在几为夏兵所获之时,焘翻身上马,刺死夏尚书斛黎文,又杀敌骑兵十余人。虽身中流矢,仍奋击不停。此等勇敢,使人思效命,所向无敌。

  三、知错就改。太平线年)八月,焘行猎于河西,诏以肥马狩猎,尚书令古弼悉以弱者。焘大怒:“朕还台,先斩此奴!”左右惶怖。弼曰;“今蠕蠕方强,南寇未灭,吾以肥马供军,弱马供猎,为国远虑,虽死何伤!”焘闻之,叹曰:“有臣如此,国之宝也。”他日,焘复猎,获麋鹿数千头,诏尚书发车五百乘以运之。弼以秋收为由,请缓期。焘曰:“笔公(时人呼弼为笔公)可谓之臣矣!”四、明于刑罚,功者赏不避贱,罪者刑不避亲。常曰:“法者,朕与天下共之,何敢轻也。”对大臣犯法,无所宽假。镇西将军王斤(镇长安)骄矜,百姓,民不堪命,数千家逃亡汉川。焘査实后,即斩斤首。办案中强调要讲真话。辽东公翟黑子是焘,出使并州,受布千匹。事发,人见焘,不以实对。焘怒,杀之。

  十一年(公元450年),崔浩与中书侍郎高允奉诏共撰国史。由于北人对所撰国史不满,焘问允:“国书皆浩所为乎?”允曰:“浩所多,总裁而已,至于著述,臣多于浩。”焘怒曰:“罪甚于浩,何以得生!”对曰:“臣罪当族灭,不敢虚妄。”焘曰:“直哉!此人情所难,而允能为之!临死不易辞,信也;为臣不欺君,贞也。”遂赦之。然焘性。此种性在战争中表现尤为明显。伐宋之时,沿途杀伤不可胜计,丁壮者即加斩截,婴儿用长矛,盘舞以为戏,所过郡县,赤地无余,“春燕归,巢于林木”。在每次战争中,一抢二杀三烧,将抢来之物分赐将士。焘不。太平线年)二月,至长安,人,见沙门饮酒,藏匿妇女,又搜出大量酒具、兵器和大批官员、富人寄藏物品,遂尽诛长安沙门,毁诸经像,并诏令四方用长安之法。由于太子,沙门多逃匿豁免,但北魏境内不复存在。